每度电9美元!美得州民众烧冰雪水 却无人承担责任

【每度电9美元!美得州民众烧冰雪水】美国总统拜登20日批准得克萨斯州进入重大灾难状态,联邦政府将对受灾严重的77个县提供联邦资金,得州州长阿伯特第一时间“感谢拜登总统的协助”,同时请求联邦政府将援助涵盖得州受灾的所有254个县。美媒预测,这可能是得州历史上“最昂贵的气象事件”。好消息是,得州政府已经授权水管学徒工可临时上岗,紧急应对这个州近一半家庭面临的水管破裂问题,并为连夜工作保证向得州民众供应充足肉制品的肉类检查员支付加班费;坏消息是,刚刚恢复了电力供应的家庭就收到了巨额的电费账单——得州每度电的批发价从之前的2美分暴涨至9美元!灾难来临时带着妻女赴墨西哥高级酒店度假的得州共和党籍联邦参议员克鲁兹,在强大舆论压力下已经匆匆回国,而这场仍在继续的得州气象灾难,还在持续暴露美国政治和社会中的各项软肋。

灾区糟糕依旧

据美联社报道,在连续一周的严寒天气导致至少69人死亡后,20日,得州大部分地区的气温升至4摄氏度到10摄氏度之间。停电情况也明显好转,根据汇总美国停电情况的网站发布的数据,截至当地时间20日下午,得州仍然处于断电状况的家庭和企业已减少到近5.8万户。负责运营得州电网的得州电力可靠性委员会19日表示,运营已恢复正常,不再要求人们节约能源。不过,《达拉斯新闻晨报》20日披露,电力确实在恢复,但户主们开始收到巨额电费账单,随着该州每度电的批发价格从2美分跃升至9美元,不少家庭短短几天的电费就高达5000美元!州长阿伯特表示能源成本如此飞涨是“不可接受的”,正在寻求“解决方案”。得州主要的公用事业公司“奥斯汀能源”在电价上涨声明中解释称:“公司并不会从这次冬季风暴事件中获得任何经济利益。”

比供电更糟糕的是供水状况。《华盛顿邮报》21日报道,由于供水系统被严寒冻结,目前大约一半得州人口(1400万)面临供水问题,因为近一半供水系统正在处理结冰或破裂的管道。没有自来水,一些居民只能把雪水烧开饮用。尽管这两天气温回升,但气象局警告美国东部仍将有暴风雪天气,未来还会有大雪,冻雨和冰冻天气,届时还可能再次出现停电现象。

《纽约时报》报道称,水电短缺和管道破裂也使医院陷入困境,在得州阿比林的一家医疗中心,有一名男子因无法接受透析治疗而死亡。透析需要大量过滤水以及电和热。在缺水断电几天后,许多得州家庭面临食品短缺危机,因为冰箱里的食物已经腐烂,而超市还没开门。得州多地的“食品银行”外都排起长队。

“在几天没有水和电的情况下,得州人感觉他们被政府抛弃了”,《华尔街日报》报道说,他们感到困惑的是救援为什么没有更早到来。地方官员解释称,结冰的道路阻碍了物资的运送,同时整个州都需要援助,这使得分发救援物资的速度比在局部地区发生灾难时更慢,也更复杂。

拜登计划本周去得州

美国白宫20日表示,拜登当天批准了得州存在重大灾情的声明,将对受灾严重的市县提供联邦救助。联邦政府将向受到影响的77个县提供联邦资金,包括可能提供临时房屋和住房的修缮资金,为没有保险的受损房产提供低成本的贷款以及其他计划,帮助个人和商家从这次灾难中复原。拜登计划在本周访问得州,以评估联邦政府的支持力度。总统表示,在确保他的出现“不会给应急响应人员带来负担”后,他将做出最后决定。

阿伯特20日说,“宣布重大灾害声明是重要的第一步”,“我们希望所有254个县都加入进来”。

《华盛顿邮报》21日发表评论称,拜登“低调应对”暴风雪的方式喜忧参半。“他尚未访问受灾地区,也没有在黄金时段发表讲话;在最近一次接受采访时,他没有提到这场灾难;此外,他还刻意避免了关于大规模停电应归咎于风能还是化石燃料的争论”。评论称,这与特朗普明显不同,后者经常利用自然灾害攻击政治对手。虽然拜登因其更安静,更务实的方式赢得了赞誉,但他也冒着风险,即“他和联邦政府可能会在救灾中显得几乎不存在”。得州民主党籍议员奥尔雷德表示,除了联邦救灾款项,能够给民众鼓舞信心的还是拜登能亲自视察灾区,“跟得州受灾民众说句话”。

马萨诸塞州海事学院助理教授蒙塔诺对《华盛顿邮报》说,拜登团队显示出缺乏应急管理专业知识,在应对这次灾害中没有显示出紧迫感。

狼狈的“坎昆一夜游”

在得州遭受雪灾之际,共和党参议员克鲁兹因离开休斯敦与家人到墨西哥度假遭到猛烈批评,虽然克鲁兹为此仅仅在坎昆停留了一夜就提前返回美国。但舆论并没放过对他的围攻,从他订下的300多美元一夜的高级宾馆到他“想当好爸爸”的苍白辩解。克鲁兹的得州邻居拍到一张他们全家人离开住处去度假时,家中宠物犬在玻璃门后“目送”的照片,前国务卿希拉里发推特抨击称:“不要投票给那些连狗都不能托付照管的人。”

《华盛顿邮报》21日称,克鲁兹的坎昆一夜游,是令他终身难堪的“灾难性决定”。这短短的行程让他在社交媒体上赢得“坎昆克鲁兹”和“逃跑的特德”的绰号,人们还说,克鲁兹曾因为同僚在危机期间度假抨击他们,现在他自己也不能免俗——虚伪。

《得州论坛报》20日称,得州政府在冬季风暴面前的失败对得州人来说是难以接受的,并可能对该州的声誉造成持久的损害。这可能会给得州政治和商业领袖们喜欢吹嘘的“例外论”留下持久伤痕。在过去四五天里,随着这个州成为国际同情的对象,多年来的经济发展举措,企业搬迁工作和旅游宣传取得的效果都可能付之东流。

无人承担责任

美国雅虎新闻网20日称,得州一片混乱,却无人承担责任。地方和联邦领导人让许多得州人感到困惑和沮丧,因为他们不愿为危机承担责任。州长阿伯特指责电力可靠性委员会“一点儿都不可靠”。他辩称,这场惨败是绿色能源造成的,尤其是风力涡轮机在冰冻条件下的失效。英国《经济学人》20日称,得州的基础设施已经崩溃。并不像一些人所说的得州有“太多可再生能源”。燃气发电厂,核反应堆以及风力涡轮机都在暴风雪中受到了冲击。更糟糕的是,得州糟糕的电网无法从其他地方输入电力。这表明美国需要一个更清洁的电网,更需要一个更可靠的电网。

CNN20日称,得州历史性极端天气导致的惨剧让人们愤怒,尚不知得州这场灾难会给克鲁兹和阿伯特的政治生涯带来何种冲击。前纽约市长布隆伯格因2010年的冬季暴风雪和纽约断电支持率大跌,当时他和克鲁兹一样在度假。但暴风雪过后,布隆伯格的支持率就出现回升。特朗普对“玛利亚”飓风的处理方式要糟糕得多,而选民对特朗普的看法几乎没有因此起变化。因此,得州政客们支持率的下降,也很可能是短暂的。阿伯特的任期要到2022年,克鲁兹的任期要到2024年。他们的支持率还有机会回升,毕竟,这是一个“共和党人的州”,自1994年以来,还没有民主党人赢得过得克萨斯州的全州选举。

责任编辑:程雪